载入中……
滚动新闻: · 评价教育,别让学生家长缺位·  2018寻找全国最美研学旅行教育基地暨十佳课程征集活动正式启动!· 全国研学旅行教育融合与传播研讨会召开· 2017“寻找大国良师”颁奖盛典举行 66名教师获评· 良师,写好新时代教育的奋进之笔· 关于举办中国教育创新成果网上3D展的通知

用“高效读写”解放学生

时间:2018-04-09作者:李胜利来源:教育家杂志

李胜利:中国阅读学研究会快速阅读联盟理事长, 16岁开始任教,如今60多岁的他仍在教学一线。多年来研究、推广“高效读写”,提升了学生的语文素养,推动了全民阅读。

 

用“高效读写”解放学生

 

我是一名语文老师,从16岁开始教书。多年来我一直致力于一件事——推广“高效读写”,为孩子们送去快乐法宝,将学生从沉重的课业负担中解放出来。

我和我们团队以孩子的学习原动力为研究重点,唤醒孩子的感知力、思维力和创造力,培养孩子的自主学习能力,建构了整套的学习评价系统,并取得较好的教育教学成果。 在我们的“ 高效读写”实验区(班)里,已实现中小学生人均年有效阅读总量达到500万字以上,以每本书10万字计算,学生年有效阅读总量平均能达到50本以上。

 

人生坐标:不做教书匠,争做教育家

我自幼爱读书。记得那时候,我偶尔能从母亲那里得到一分、二分的零花钱,我便把这些钱攒起来去买连环画。到我上小学时,我的个人“藏书”已经有好几纸箱了。小学时我几乎读遍了学校图书馆所有的书。

凭借阅读的积累,从小学到高中,我语文成绩一直很好,作文也被当作范文。高中毕业时,老师点名让我留校任语文老师。我高中时跟一位老师学过画画,他说:“你要学画画的话,不要当画匠,要当画家。”这段话也激励我不做教书匠,争做教育家,做就要做出一番事业。

我一头扎进教学中。我订了大量的语文教学刊物,如《语文教学通讯》《语文学习》《中学语文教学》……每次到北京出差,我都会买回一大堆教育理论书籍,在一个个彻夜读书的日子里,我喜欢上了杜威、苏霍姆林斯基,还有布鲁纳、巴班斯基、沙塔洛夫……同时我阅读的触角伸到哲学、语言学、美学、心理学等方面。

渐渐地,我在语文教学过程中开始有了一些自己的思考和做法。

1986年,教改实验班参加中招考试,我教的班语文成绩在全市排名第二。同年,在河北省中语会第三届年会录像课大赛和论文评比上,我的录像课与我的教改论文双双获奖。在年会上,我聆听了刘国正先生、魏书生先生等人的报告,并向他们求教。魏书生先生的科学、民主和鼓励学生自学的教育思想,对我影响非常大。我开始认识到,通过阅读提升学生自学能力才是我要追寻的方向。

 

理论构建:从“必然王国”跨向“自由王国”

1988年,在北京铁路局教育系统召开的第一届“高效阅读”学术研讨会上,我遇到了著名特级教师程汉杰老师,并有幸加入了程汉杰老师的高效阅读课题组。

十几年来我一直在教学一线,多次担任高效阅读实验班的课程,先后主持过学校、铁路分局教育系统及全市的高效阅读实验课题工作,曾到全国几十个城市、区县上高效阅读教学示范课、观摩课,做经验汇报、学术报告,常和全国各地的教师进行研讨,有了一些实践积累和理论上的思考。2003年我入选全国高效阅读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副秘书长,2004年全国中学语文专业委员会成立了高效速读研究与推广专题组,中国教育学会将高效阅读课题列入“十一五”重点规划课题,我兼任中语会专题组和中国教育学会高效阅读总课题组的副组长,现任中国阅读学研究会快速阅读联盟理事长。长期的高效阅读实践和研究,让我对高效阅读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2008年,我与时任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学习科学研究分会副秘书长的田玉相识,彼时他在做作文教育教学研究。他发现,学生“ 不爱写、没东西写、不会写”,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将读写打通。我们在理论架构上达成了高度的共识:阅读和写作教学研究必须回归到学习的主体——学生本体上来。而人基本的学习能力就是感知能力、思维能力和创造能力。在众多有识之士的共同推动下,“高效读写”成为中国基础教育语文教学研究“十二五”规划课题,并开展了广泛的教育教学研究和实验。我们架构的“学习三原力”理论,从改变和提升人的学习力入手,成为高效读写课程的核心理论。十年间,全国有16个区域约2000所学校开展“高效读写”课题实验,2万名教师和100万名中小学生参与学习并受益,我们深感欣慰。

 

社会责任:让中国孩子阅读量超过以色列孩子4倍

2017年,“高效读写”课题组在全国启动40余所“班马书院”,以“中小学生每年有效读写总量不少于500万字”为培养目标,以发展儿童读写为抓手,推动全民阅读。

我们怀着三个愿景前行:

一是从六个维度全面提升儿童的阅读品质。即有速度,学生阅读速度可达到每分钟1000字以上;有效度,学生的阅读理解率实现70%以上;有量度,年有效阅读总量在500万字以上;有广度,孩子的阅读面涉猎各个领域;有高度,读圣人、仁者、智者的书;有深度,能深入理解文章,又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我们曾做过一个比较:以色列14岁以下的儿童,年阅读总量在12本左右,即每月1本。而我们的“高效读写”实现中小学生年有效阅读总量500万字以上,如果以每本书10万字计算的话,那我们年有效阅读总量平均能达到50本以上,是以色列孩子的4.16倍,并且是有品质的阅读。我们为孩子建立“读写银行”,每个孩子都有一本“小存折”。读真书、写美文、做善事,每天记录,每周累计,年终统计,全部以数据化的方式,载入读写银行存折,使年阅读量500万字以上的目标落到了实处。

二是教一个孩子就建设一个书香家庭。孩子学会高效阅读,回家教给家长,家庭共享读书之乐。如,学生张姿语在家常与奶奶一起限时阅读,比谁的阅读速度高,谁阅读后能更好地复述故事。祖孙两代共读、共享,其乐融融。

三是帮助中小学教师掌握高效阅读和写作的教学技术,并在教学实践中落实,深入推动书香校园建设。截至目前,“ 高效读写”骨干教师培训已开展了108期,期间我与团队深入课堂上示范课,编写了四代“ 高效读写”课程教材。一位从教20年的语文骨干教师说:“ 开展‘ 高效读写’后我感到轻松了,学生的阅读速度加快,不增加负担情况下阅读更多书籍。写作课上我也不再为教什么而苦恼,批改作文的任务也减轻了。”

今天,国家号召全民阅读,因为阅读的力量,学习的力量,创造的力量推动着国家和民族进步。把全民阅读落到实处,共同用阅读的力量让中华民族更强大,兀兀穷年,从88年到现在,我夙愿不改。

                                                                                                        责任编辑:周彩丽

视频

更多»

友情链接: 人民教师网|教育部|新华网|光明网|人民网|凤凰网|新浪网|搜狐网|中国知网|留学网|光明日报出版社| 教育新闻网

版权所有:教育家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