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 快讯|《教育家》杂志湖南事业部挂牌成立

学校、教育行政部门谈:教师负担如何减

时间:2019-06-20作者:周彩丽来源:教育家杂志

教师负担重是不争的事实。为教师减负,让教师回归到教育教学工作中,用更多的精力去面向学生也已成共识。教师减负是个系统工程,主体是教师,但直接牵涉学校、教育行政部门。校长如何给老师减负?教育部门又如何给学校减负?学校、教育部门要做好为教师减负的工作,需要哪些支持?

 

学校:为校园设置“防火墙”

 

浙江省金华市金东区实验小学校长方青:

需要为中小学校园设一道“防火墙”,让它起到阻隔和过滤的作用,把所有非课程化的、借教育名义给学校带来干扰的活动和任务挡在校园之外。

 

山东省潍坊市高新双语学校校长袁月娥:

建议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学校自主招聘等方式,设置专职职员、兼职职员岗位,承担校内外文书工作和行政工作等非教学任务,将一线教师从这些琐碎的非教学事务中解放出来。

 

教育部门:明晰责权,做好“放管服”工作

 

天津市和平区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明建平:

要真正减轻教师的负担,其前置条件是必须减轻学校和校长的负担——布置给校长的任务和各种检查,最终还是要落在教师身上。也就是说,教师负担的根子问题,不在教师本身,而在我们管理者。

减轻学校和校长的负担,就是要建立新型政校关系,教育必须走现代治理的路径。现代教育治理,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责权明晰。而责权明晰不仅需要教育部门行使应有的权利,还要充分发挥其作用。只有这样,才能把政策真正落实到位,把该监管的事监管起来,对该评价的工作进行科学评价。

 

江西省九江市瑞昌一中教师王金枝:

教育主管部门要做好“放管服”工作,对行政权进行约束。全面清理和规范进学校的各类检查、考核、评比活动,实行目录清单制度,剔除对教学教研作用不大甚至是扰乱教学的相关检查。另外,实现教师档案电子化管理,各部门对教师档案信息同享,避免重复填表。

 

山东省济南市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王品木:

学校是办学主体,要全面清理和规范各类活动,实行目录清单制度,尽可能把资源配置、经费使用、考评管理等下放给学校,教育部门应主动作为,最大限度地减少教师承担的与教育教学无关的事务,特别是没必要的各种填表、检查、考核、评估等,更不能把招商等与教育无关的任务“摊派”给学校,要让广大教师静心施教。2019年济南市教育局将专门出台中小学教师减负措施,建设“依法办学、自主管理、民主监督、社会参与”的现代学校制度,保证学校的事情学校办,同时各级教育主管部门要积极为学校排忧解难,撑腰服务。

 

社会:给予平台和舆论支持

 

浙江省金华市金东区实验小学校长方青:

家庭教育不到位给老师增加了额外工作,针对这一负担,建议借助社区教育的平台,让父母重回课堂,系统学习家教知识,帮助孩子健康成长。

在学生安全问题上,学校如履薄冰,有些学校甚至连学生春游秋游活动都取消。这样的情况,很大一部分是社会舆论造成的。学生出现安全事故,家长谴责学校,舆论往往一边倒,学校不得不做出赔偿。这样的舆论导向,渐渐在社会上形成孩子在校出问题找学校“有理有利”的共识,助长了家长不问是非把责任推往学校的风气,使学校在强大的舆论攻击下无处可说,无话可辩。建议媒体、舆论慢慢渗透父母是孩子第一责任人的观点,明晰学校责任,帮助学校挺直腰杆。

刊于《教育家》2019年3月刊 总第165期

视频

更多»

友情链接: 人民教师网|教育部|新华网|光明网|人民网|凤凰网|新浪网|搜狐网|中国知网|留学网|光明日报出版社| 教育新闻网

版权所有:教育家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