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我家的“疫”线生活

时间:2020-05-13作者:谢文杰来源:教育家杂志

我是武汉市第二十(民族)中学的一名历史老师,高三年级六班的班主任。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打乱了包括我在内的所有教师的寒假计划和安排。这个寒假过得如此的不一般。

 

 

我家的“疫”线生活

谢文杰

 

 

我爱人何敏在武汉市协和红十字会(第十一)医院工作,是骨科的一名护士。1月21日,武汉市协和红十字会医院被确定为武汉市第一批发烧定点治疗医院。这天傍晚,我爱人下班回家后对我们全家人说:“我们医院已成为专门接收发烧病人的定点医院,抗击疫情是我和我同事们义不容辞的职责。但此次疫情非比寻常,这个肺炎有较强的传染性,为了家人安全,我要搬到外边去住,和你们隔离一段时间。”6岁的女儿问道:“隔离是什么意思?”爱人回答女儿:“就是要和你分开住一段日子。”女儿又问:“为什么要分开住?”爱人说:“因为妈妈要在医院和一种怪兽病毒打仗,这个怪兽非常可怕,妈妈怕防护不当,不经意间传染给你们。”女儿似懂非懂地跑去玩了。我担心地问爱人:“那你工作岂不是很危险?”爱人答道:“我们每天都做消毒工作,穿防护服,安全是有保障的,倒是咱爸妈和小孩,你要照顾好,千万别让他们再出门,有什么事情,你一个人戴好口罩出门去做。”我又问:“那你要出去住多长时间?”爱人回答:“这个不好说,应该一个月差不多,最多不超过两个月吧!”我吃惊地问:“有这么严重?需要这么长时间吗?”爱人答道:“情况反正不乐观。我不在家的日子,家里的大事小事都是你的了。”我笑着说:“这个你放心吧,倒是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何敏严肃地说:“别大意啊!务必照顾好咱爸咱妈,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是这个病毒好像对老年人威胁更大!”

 

我家的“疫”线生活

何敏(谢文杰妻子 右一)与武汉市协和红十字会(第十一)医院的护士工作在抗疫一线

 

晚饭后,我爱人收拾停当,准备出门了。当时的情景略显悲壮,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我父母要送送儿媳,我爱人果断劝阻:“从现在开始,你们两位老人不要再出家门了!有什么事让文杰去办。”于是,我一手拖着行李,一手牵着爱人的手,送她去了事先租好的民宿酒店。路上我爱人再三叮嘱:“没事不要出门,千万不要让父母再出家门,每天用84消毒液拖地,务必勤洗手,晚饭后用消毒柜给餐具消毒,出门一定戴好口罩……”

刚开始虽然觉得爱人的话有些“危言耸听”,但我每天早上起床后还是先做好家庭清洁工作,然后陪女儿写作业、画画和做游戏,同时在网络上督促学生做寒假作业和批改他们的作业。除了给爱人送生活必需品和去超市、药店采购以外,乖乖地宅在家里,也没有让家里的老人和小孩出门,全家都老老实实地过起了“宅男宅女”的生活。我爱人自我隔离后,为了家人的安全,减少我出门的概率,也只让我给她送过3次饭和生活必需品。每次我送物品,我爱人都让我放在楼道里就回去,夫妻二人都不打照面,上演了疫情时期的“牛郎织女”。

然而每天的新闻报道告诉我,疫情发展出乎常人意料,我越来越意识到疫情的严峻。刚开始的日子,我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先摸一下自己有没有发烧,再摸一下女儿有没有发烧,然后再浏览一下手机中的疫情实时播报。看到每天确诊的人数在激增,我开始为爱人担心起来。我爱人腊月二十八晚上加班至9点;腊月二十九,工作到深夜11点多才下班回酒店;除夕夜,晚上8点多才在单位吃了点普通盒饭当作年夜饭……在四川省医疗志愿队入驻武汉市协和红十字会医院后,她的工作量才有所减轻,但夜班又渐渐地多了起来。

 

 

在大年初一的视频通话中,女儿一句“妈妈,新年好!你打败怪兽,早点回家”让我爱人热泪盈眶。也是在这次通话中,我妈妈了解到,前线的医生护士每天要穿防护服,而防护服上面没有口袋,无法携带随身工作的物品,经常护士站、病房来回跑。妈妈心疼儿媳,又被医护工作者英勇奉献精神感动,连夜缝制能够供医护人员随身斜挎的布包。尽管眼睛花了,家里也没有缝纫机,制作布包的窗帘布又比较厚,但老眼昏花的妈妈还是一针一线地用手缝制起来,我和我爸爸也协助妈妈裁剪用布和穿针引线。经过一个晚上两个白天的“奋战”,一共缝制了9个斜挎的布包。我爱人科室的同事们都说这个小挎包起了大作用,笑称“老妈妈也是抗击疫情的大功臣”。她们说白色的防护服会给人一种严肃、生畏的感觉,搭配上粉色的布包后,给病人带来了一抹温馨,她们科室成了武汉协和红十字会医院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后来媒体的记者出于好奇,就此事采访了我爱人,还上了“学习强国”平台。女儿从手机上看到该报道后,缠着我读了好几遍,她在和其他小朋友通电话拜年时都会骄傲地说:“我告诉你啊,我妈妈和我奶奶上新闻了!”

 

 

正月初六是江岸区高三原定开展课后服务的日子,但疫情还没有得到有效遏制。为了响应政府“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不耽误高三学子的功课,从正月初五开始,我和我的同事们就开始利用网上交流平台开始商讨并学习网上授课的事宜,开始为网上授课做准备。虽然武汉市第二十(民族)中学的电教水平和智慧课堂在湖北省小有名气,但网上授课还是全校师生第一次接触,我和我的同事们在攻克一个个技术难题后,终于在2月1日顺利在武汉教育云的“空中课堂”平台上对学校全体高三学生授课。

 

我家的“疫”线生活

疫情期间在家备课

 

因为网上授课和教室里面对面教学不同,需要考虑的因素很多,所以备课量较平时大很多。一般而言,1个小时的网课,需要3~5个小时备课才能保证不出大的纰漏,学生们上交的作业也需要1~2个小时批改。因为我是他们的班主任,还要协调学校、年级和班上科任老师们的网上授课事宜,所以我每天要在电脑前办公5~6个小时。如此一来,我陪伴女儿的时间大大减少,孩子的爷爷和奶奶接过了看护和陪伴孩子的任务。

我爱人在前线抗击疫情的事迹后来在单位传播开来,学校领导和很多同事都通过网络表达对我们一家的敬意。周志贞老师是我所在的高三历史备课组组长,她将我们一家人抗击疫情的故事记录下来,投稿给了一家媒体。报道中有我父女二人同我爱人视频聊天的截图,女儿看到了这张特殊时期的“全家福”,高兴地说:“爸爸,你也上新闻了,我也上新闻了,我们全家都上新闻了。”我问女儿:“你是想上新闻呢?还是想让妈妈回家呢?”女儿答道:“我更想让妈妈回家!”

我来自“中国蔬菜之乡”山东省寿光市的农村,寿光人民在此次疫情中为武汉捐助了大量的蔬菜。我爱人何敏来自湖北省汉川市的农村,汉川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也不容乐观。我们这一对来自农村的夫妻,热爱我们相识相爱的武汉,也在为武汉的抗击疫情而战斗。我们一家只是生活在武汉的数百万家庭中的普通一家,像我们全家一样为战胜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而努力的家庭还有千千万万,我们相信在大家众志成城的不懈努力下,一定会克艰纾难,打赢这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阻击战。

(作者系武汉市第二十(民族)中学教师)

良师

更多»
  • 悠悠岁月久 清晖时时映心头

    高度发达的现代通讯,常让人惊喜连连。2020年7月,经在京老乡热心相助,我和当年高中班主任、语文老师,已81岁高龄的杨克潜老先生取得了联系。弹指间,48年过去了!激动之情自不待言。

  • 潘懋元老师的保留节目

    凡是跨入厦大教育研究院的师生,都会晓得潘老师作为高等教育学科的“掌门人”,有许多让人难以忘怀的保留节目。于我而言,或许是因为更早入“潘门”的缘故,发现潘老师的故事实在太多,而我则把这些“故事”称之为保留节目。

  • 淡泊名利、扶掖后学的真学者

    不知不觉间,我的导师杨周翰先生已经离开我们30多年了,他是在我完成博士学位论文答辩后不久匆匆离世的。在先生离去的这30多年里,我经历了许多难忘的事情:先是去国外做了博士后,回国后回到母校北京大学任教,在老校长吴树青和一些资深教授的关怀和提携下,我在两年内完成了从讲师到教授职称的晋升。作为博士生导师,我先后在五所高校指导了80多位博士生,其中60多位已获得博士学位,不少人已成为国内外高校的教授或院长,还有的入选了教育部长江学者,或成为省部级教学名师。作为他们的老师,我感到由衷的自豪。

视频

更多»

友情链接: 人民教师网|教育部|新华网|光明网|人民网|凤凰网|新浪网|搜狐网|中国知网|留学网|光明日报出版社| 教育新闻网

版权所有:教育家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