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滚动新闻: ·  2018寻找全国最美研学旅行教育基地暨十佳课程征集活动正式启动!· 全国研学旅行教育融合与传播研讨会召开· 2017“寻找大国良师”颁奖盛典举行 66名教师获评· 良师,写好新时代教育的奋进之笔· 关于举办中国教育创新成果网上3D展的通知

教育的本质是回归原点

时间:2016-02-24作者:实习记者  刘鑫来源:《教育家》杂志2016年2月号

教育的本质是回归原点

在中学做语文老师时他认为“语文教育的终极目标是人格完善”,通过大力开展语文教学改革,在语文教学中实施素质教育,“程红兵语文名师基地”走出了大批语文教学改革的中坚力量;在上海做浦东教育局副局长时他坚持“教育首先应该关注的是人,人的情感、价值和人性的完善”,反对那种唯功利化唯权威的教育行为,倡导文化育人;如今在深圳明德实验学校做校长的他说“孩子健康就是教育质量,孩子阳光就是教育质量,孩子发展就是教育质量”,作为中国现代基础教育体制改革“第三条道路”的探索者和先行者的“明德模式”,走进了越来越多人的视野。对程红兵来说,不管身份如何变化,始终未曾改变的是他一以贯之的教育思想:教育的本质是回归原点,回归课堂,回归学生。

“自由教育”意识的觉醒

记者:程校长您好。您在2012年时曾写过一篇文章《南辕北辙:教育家渐行渐远》。在文中,您认为教育虽分享了改革开放带来的红利,兴起了一股自教育理念至课堂改革的浪潮,却也不可遏制地沾染了功利化的气息,教育的精神家园无处可寻,教育家渐行渐远。如今,在您看来,情况是否好转?

程红兵:当然。2013年我还曾写下一篇《中国的教育会好吗?》,质疑中国教育问题堆积如山,困难重重,但在文章末尾我就表露过教育是有希望的,虽不可能一下子有颠覆性的彻底变化,但终究是向上的,希望在民间,在每一位关心、支持教育的工作者身上。从2012年到现在,不仅整个时代、整体教育环境,乃至我个人的身份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的思想也逐渐发生了由“批判”到“建设”的“位移”。目前,在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战略部署的指导下,一些探索现代教育治理体制的践行者,开始真正行走在基础教育的快车道上,一批自由教师和一些自由校长在国内纷纷涌现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们从教育的原点出发,自觉地摆脱了各种思想的束缚、体制的束缚、功利主义价值观的束缚,以教育改革为己任,真正着眼于学生的发展,积极主动地进行课程改革的尝试,实现了独立的主体地位和主体权利。这些自由教师、自由校长的出现是社会进步的反映,是一大群家长教育价值观发生较大改变的反映,他们的出现体现了教育本源意义的回归,预示了教育改革的曙光、课程变革的希望已经出现。

记者:在您看来,这些自由教师、自由校长身上有哪些改革的闪光点是足以拨动人心弦的?

程红兵:最大的特点应该是他们都在实施“自由教育”。教育没有必要完全按照统一模式来办,教育家也不是通过研修、培训和论坛批量生产出来的,而是在长时间的办学和教学实践中长期深入校园、深入课堂、深入学生中产生出来的。教育应允许教育工作者有一定的自由办学权力,不管是校长还是教师,都能按照自己对教育的正确理解、价值判断和哲学思考,结合学校和学生的实际情况,创造性地解决在办学、教学过程中的一系列问题,教育、引导学生,让学生自由快乐地成长、学习。我们在明德一直倡导的教育理念就是“自由教育”,这里所说的“自由教育”是有自己独特的规定性,它包括三个层面的意思。学校自主办学——学校应该是自主、自为、自律、自立的文化主体,自己规划自己的发展,自己实施自己的发展规划,建立自我约束的机制,最终自立于优秀学校之林;教师自由教育——教师是虔诚向善的,有一种热爱孩子的天性,有一种纯净教学的文化自觉;学生自然生长——学生最宝贵的是他自己的天性,而保存天性是学校教育最重要的责任,教师教育是顺应天理的一种文化传承。从“教育管理”走向“教育治理”,适应教育发展的基本规律,适合学生的身心自由、全面地发展,是中国教育发展到今天的必然选择。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广大校长和教师有一种教育改革、课程改革的文化自觉,能够深入教育教学实践当中,找到教育教学的基本规律,更有一种超越功利的自由情怀,不唯书,不唯上,不唯专家是从,只唯思想,只信真理,只讲求一切为了学校的发展,一切为了学生的发展。

“以生为本”的课程改革

记者:据我了解,您自己就是一个拥有超越功利思想的“自由教育”的践行者,做语文老师时您就倡导“语文教育的人文性”,强调在语文知识教学、语文能力训练中通过贯彻人文精神潜移默化地培养学生的语文素养,达到教育与知识的有机融合。在明德,您又带领教学团队开展课程重构、学科重组及课堂重建,您期待通过这样的人文教育、课程改革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程红兵:教育的核心追求是为了学生终身可持续地发展,为了学生健康快乐地成长。一切违背学生天性,违反教育规律的程式化追求都是背离教育初衷的。现如今,我们常常犯一个错误,那就是因为走得太远,忘记了为什么出发。我们的教育太功利,考试分数是评价学生的唯一尺度,这就造成了学校同质化现象很严重,一个标准的课程、一种模式的教师、一套思维的学生。基础教育的理念发生了扭曲,无论是学校、教师、家长,甚至学生本人都在盲目而执着地追求“成功”而忽视了教育的核心价值。拿语文来说,在我看来,语文学习是很朴实的,多读书,勤思考,能用语文表情达意,就这么简单。学生不是为了考试而学,老师不是为了分数而教,其他科目亦是如此。教育不是简单地做两道题,而是给孩子提供经历,经历产生经验,经验积淀为文化和孩子的习惯、性格。

明德在进行课程改革时就非常注重变一成不变的课程“体系”为动态发展的课程“谱系”,建构起由基础课程、拓展课程和特需课程三部分组成的课程结构。我们的老师通过集体教研,群策群力筹划了明德“红树林”课程,这样的命名既体现深圳与福田的地方特色,又蕴含“整体”概念,更具形象化,更富生命力。“红树林”课程的核心是主题式学习,16册书16个主题。课程指导思想、特征是亲近儿童,顺应低幼学段儿童的发展特点、生活经验和学习规律,我们重新编制教材,重构课程,把校园、社区、同学和老师以及大自然等内容放进教材,带领孩子们逐步从“我”的概念走向“我们”。在课程重构的同时我们进行学科重组,把小学一、二年级语文、数学、英语、思想品德等四门学科进行跨学科组合,架设学科通道,打通学科壁垒,开发出彩虹数学计划、彩虹语文计划、彩虹英语计划,把学科知识和生活实际紧密相连,让学生的学习面向生活,面向问题,面向未来发展的需求。通过开设《中国文化原典阅读》课程,选取在中国历史上具有重要影响和重大意义的人物、事件进行阅读学习,将历史、语文、思想品德整合在一起;将地理课的《雾霾》与生物课的《呼吸道》组合起来教学,学以致用,将知识学习运用到生活实际当中;开设《红树林湿地研究》课程,充分利用当地自然资源,开发学生多维视野,将生物、地理、化学、物理四门课程组合起来;把语文、英语、美术、舞蹈等学科组合起来开展戏剧组合;将美国科学课程中的实验项目引入到初中理科学习中,注重中西方课程教材融会贯通。

通过这样的课程重构及学科重组,我们希望学生能跳出课本、走出课堂,到自然中学自然、到社会中学社会、在观察中学研究,以此培养完整的人。也就是说让我们的学生关注复杂的社会系统,而不仅仅是知识系统;着眼于提高学生的问题解决能力,不仅仅是解题能力;着重提升学生的综合素养,不仅仅是学科能力;着眼于学生未来的学习,不仅仅是为了分数的学习。

视频

更多»

友情链接: 人民教师网|教育部|新华网|光明网|人民网|凤凰网|新浪网|搜狐网|中国知网|留学网|光明日报出版社| 教育新闻网

版权所有:教育家杂志社